“烧”的来IPO却“烧”不来盈利?优客工场该向谁学习?

宏观 来源: 2019/12/31 17:01:46 阅读:104

在本月,优客工场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IPO招股书,计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挂牌上市,筹资1亿美元,所得资金将主要用于扩张规模和加强服务、增强技术能力及一般营运用途。

 

WeWork 9IPO失利后,优客工场是第一间递交IPO档案的共享办公室公司。优客工场目前尚未获利,而该公司在此之前对获利之路的规划几乎与WeWork一模一样。

 

与上市折戟的WeWork类似,目前优客工场还是以亏损状态运行。不同于国内We Serve这种以小体量走精品路线为主、单点打爆形成盈利品牌的模式,优客工场一直以来都是走的“烧钱扩张”的品牌战略。

timg.jpg

 

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优客工场在大中华区的41个城市和1个海外城市共有197个空间,管理面积60.86万平方米,工位数7.27万,会员数60.96万。从2017年至今,优客工场一直保持着高达100%的收入增长率。其中,2017年和2018年分别实现营收1.67亿元和4.49亿元,2019年仅前9个月便实现收入8.75亿元。

 

其会员数量仅在2019年前9个月便录得高达142%的增长。招股书显示,其2017年和2018年会员数分别为10.11万和25.2万,到20199月底,其会员数量达到60.96万人,包括58.46万个人会员和2.5万企业会员。

 

与此同时,从2017年起优客工场的亏损也在不断扩大。其中,2017年和2018年分别亏损3.73亿元和4.45亿元,2019年前9个月净亏损5.61亿元,累计亏损额高达13.79亿元。与走“小而美”路线、追寻单点打爆的WeServe来说,优客工场还是尽可能的在烧钱扩张;所以在未来可预见的时间内,优客工场都无法保证利润回正。

 

由于无法在经营活动获取正向现金流,优客工场依赖外部融资来补偿流动性。截至2019930日,优客工场总资产54.21亿元,总负债31.22亿元,持有现金2.08亿元,这也意味着,此次IPO募资对于优客工场来说至关重要。

 

与盈利能力超群的We Serve情况不同,We Serve整年的毛利率始终保持在40%以上,其中房租收入占比约为55%左右,后运营服务收入占比45%左右入驻企业高层次人才及团队占比为70%以上相比之下,优客工场的大体量在盈亏问题上则更显得令人担忧。面对累计亏损超过13亿,但年度增长超过100%的企业,投资人该怎样去看待优客工场,会有怎样抉择呢?

 

WeWorkIPO事件中可以看到,市场投资者对亏损的公司已经变得非常警惕,尤其是那些还没有明确盈利方式的公司,泡沫正在慢慢破掉。梦想加创始人王晓鲁表示,公司最关注的指标应该是盈利能力,所以做好各个阶段的成本控制、社区成熟周期做到更短、产品更受用户欢迎,比起规模扩张更重要。

 

We Serve创始人杜小龙也有着自己的看法。他表示,相比于一味地用钱去扩大规模,更关注的是通过比对手更高效率、更低成本,实现更高质量地发展,花钱也需要花得比对手更能产生价值,最终考验的是谁能真正做到精细化运营,谁能真正做到“高效率、低成本”,也就是投资人最为重视的一个问题——盈利能力!

1.jpg

 

从优客工场的招股书中也可以看出,他们正在避开的事情是,向资本市场讲一个和WeWork类似的故事,而更追求稳健发展、更关心盈利也是这次招股书试图展示的重点。虽然不是和We Serve一样完全盈利的状态,但是至少要让投资人看到公司后期对于盈利的重视。

 

优客工场表示,如果停止快速的扩张并专注于等待和管理成熟的办公空间,其将不再承担大量投资来建设新的空间或花大量费用用于市场营收,将大大增强公司的盈利能力。但如今共享办公行业竞争激烈,持续扩张是维持公司发展的必要手段,并表示未来还将继续布局,即使短时间内可能无法收回成本。

 

这对于投资人来说,是有着很大顾虑的事情,因为优客工场尚未像We Serve这种类型的一样,能证明其共享办公模式未来具备盈利能力!WeWork就是一个比较好的例子,只有突破WeWork或者变得与WeWork不同,才能超越WeWork成为共享办公空间第一股。单纯的共享办公空间并没有什么太大价值,只有抬高自己的附加值才能实现更好的发展。

 

优客工场此次IPO之行不仅关系自身发展,更决定了短期之内共享办公行业的经营“魔咒”能否破除。若行业内最知名的几家企业都折戟,那么烧钱扩张品牌的道路是否真的适合共享办公这个领域?WeServe这种“单点打爆”、持续盈利的生存方式是否更适合当前的发展?就看此次的的结果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