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科技“闯关”科创板:底层技术喜迎制度创新

科创版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9/1/26 17:50:14 阅读:255

1月23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


  伴随科创板的渐行渐近,一级市场上的硬科技公司,成为备受瞩目的上市潜在标的。与过往饱受资本追捧、吸引大众眼球的商业模式创新类项目不同,硬科技公司普遍技术壁垒高、投资回报周期长,且很少为大众所认知。


  投资机构对硬科技项目的投资逻辑是什么,硬科技会是另一个短暂的风口吗?未来科创板的推出后,对投资机构和硬科技项目将带来怎样的影响?近日,在中关村股权投资协会主办的第七届国际视野下的创新与资本论坛上,诸多硬科技领域的投资机构和业界大咖就此进行讨论。


  资本重注底层技术与应用开发


  晏小平曾在达晨创投、鼎晖创投担任合伙人,2015年5月,他创立了晨晖资本。在晏小平看来,硬科技不是短暂的风口,而是中国科技创新、转型升级的重要机会。晨晖资本在最新一只基金中,也对硬科技相关的云计算和大数据底层服务领域,进行了投资布局。


  “我们相信传统IT往云计算领域的迁移是大趋势,美国一些最头部的IT公司如微软、亚马逊、谷歌、Facebook等,非常大的增长动力就来自于云计算业务的爆发。”他说。在中国,云计算也是IT公司普遍破局的关键点。所以晨晖资本在云计算细分配套服务领域做了大量布局,这也是推动未来人工智能发展的动力所在。只有把大的环境改善以后,人工智能才会有大的爆发和发展。


  梧桐树资本创始合伙人童玮亮表示,中国和美国VC基金对硬科技、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有两点明显的不同。一是中国的VC基金普遍投资周期比美国短两三年,人民币LP相对美元LP来说,也没有那么成熟。所以对纯商业化运作的VC基金来说,投需要长周期培育的硬科技、人工智能项目,存在比较大的压力。第二,美国的创业公司所处的是术业有专攻的环境,但中国创业公司往往是做成一件事以后,选择上下游通吃。


  对应这两种情况,梧桐树资本的解决办法是主要投2B的项目。这类项目有一定技术含量,同时商业化、规模化也相对容易。比如校宝在线的创始人张以驰和CTO孙琳都是剑桥的人工智能博士,他们回来先创业做了人工智能的自动批改阅卷产品。这个有点像生意,但赚不了大钱。后来他们直接做成了SaaS服务,成为行业的龙头。


  童玮亮认为,人工智能技术在很多细节上,能够做到离应用很近、离钱很近,这件事情是有很多机会的。“同时,我们希望所投公司在垂直行业拿到BAT、TMD没有的数据,掌握这些核心数据以后,将来所有的应用一定会发挥更高的效率,这样的公司有机会成为行业垂直的平台公司。”他说。


  泡沫风险与科创板利好同在


  张俊曾为华为副总裁,负责软件方面业务。2015年,他创办了中欧资本,主打技术派投资。张俊表示,基金主要投资从0到1的技术创新,具体投资物联网、人工智能、半导体、集成电路和5G通信等领域。


  对于硬科技项目的发展趋势,张俊判断,2019年在硬科技领域将有两大泡沫破灭。一是人工智能领域,中国的人工智能公司普遍存在泡沫。比如某人工智能公司号称有三四十亿的估值,但华为的芯片出来后,该公司估值马上应声而落,其中泡沫可见一斑。二是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德国、美国、日本的新能源汽车公司并没有那么多,但中国却有一百多家,其中大部分并不容易继续存活。


  在晏小平看来,科创板是2019年上半年最值得期待的事情。2018年人民币基金相对美元基金来说,退出速度更慢。科创板的推出,对人民币基金、硬科技项目来说将是利好。因为科创板更加支持底层基础创新,同时科创板本身也有很大的制度创新,在审核机制上偏注册制,市场准入方面也是严格准入的市场机制。


  他表示,商业模式创新的公司不太可能上科创板,因为科创板现有的条件里就明确提出,有研发投入占比、专利数量等方面的要求。但现在唯一比较担心的是,科创板会不会像新三板一样,早期处于很热的状态,但后来发展却不尽如人意。


  神州龙芯是中国第一家自主可控CPU研发企业,公司董事长陈义认为,中国需要科创板支持产业转型升级和中国新技术的发展,这条是不容怀疑的,但他却对目前状态下的注册制存在疑虑。


  “注册制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法规的完善,二是社会有道德底线,这两条在目前状态下都不太成熟。同时,最终科创板的入门门槛条件还没有成熟,但我认为这次一定比前面推出的几个板会更严格。”他说。(编辑 林坤)


  (申俊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