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制造业转型变奏曲:新金融新能源的跨界诱惑

商业 张赛男 2019/1/26 18:13:38 阅读:105

(原标题:民企制造业转型变奏曲:新金融、新能源、游戏影视的跨界诱惑)


随着监管的日趋严格,通过跨界并购实现转型并非像当初那般容易。而经过2018年的资本寒冬,越来越多的企业家认识到,或许逆境之中“坚持主业”,才能更好抵御风险。


本报记者 张赛男 上海报道


“什么赚钱做什么。”熊猫金控(600599.SH)实际控制人赵伟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毫不避讳地表示。


抱持着这样的理念,2014年,在互联网金融风口之下,赵伟平推出P2P网贷平台银湖网,逐渐将其一手创造的全国知名烟花品牌引向互联网金融;2015年,更是将证券简称由熊猫烟花变更为“熊猫金控”,大举进军互金业。


“及时把握互联网金融新蓝海机遇”的熊猫金控尝到了甜头,股价一度飙升至58.57元,创历史新高。


然而,潮退之后,“裸泳者”的尴尬境遇也逐步显现。


2018年8月,熊猫金控旗下互金平台出现挤兑及逾期问题,熊猫金控接连剥离部分网贷业务,断臂求生。


熊猫金控互金泡沫的幻灭,只是当下民营制造业企业转型的一个缩影。在传统业务遭遇发展瓶颈时,依靠“蹭热度”“炒概念”得以续命,但当风口退去,尤其是经历国内外经济环境剧烈变化的2018年,风险乍现。


跨界的诱惑


“制造业在不好过的时候追逐能赚钱的行业也正常,外面诱惑很多,像影视、金融、游戏、互金等热门行业,热门时看来可能是赚钱,但等过了这阵风是否能长久盈利,要靠时间检验。”1月24日,一位浙江的制造业上市公司董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据其回忆,“早在2007年房地产火爆时,周围就有很多制造业老板冲到这个行业里,用实体挣的钱投房地产,后来遇到房地产调控,压力明显就来了。”


资本市场上,2014-2017年,则轮到互联网金融风头鼎盛。


数年间,奥马电器(002668.SZ)、梦洁家纺(002397.SZ)、步森股份(002569.SZ)、报喜鸟(002154.SZ)、大金重工(002487.SZ)等一众传统上市企业,纷纷投资P2P平台业务。


与他们相比,熊猫金控转型的决心无疑更大,从其更名举措上便可见一斑。


熊猫金控的转型离不开关键人物——实控人赵伟平。赵伟平曾是北京奥运烟花总指挥,正是他将自己一手打造的烟花品牌推向别处。


2015年4月13日,熊猫金控宣布通过支付现金方式收购网贷平台你我贷51%的股权;2015年12月,以2.6亿元收购莱商银行5%的股份;2016年3月,又投资1亿元成立熊猫金库;2016年8月,投资1亿元设立西藏熊猫小额贷款公司。


熊猫金控在互联网金融方面的布局确有成效。2017年,金融理财产品营收达2.48亿,占比超七成,成本仅两成,毛利率超过90%;反观烟花业务,成本和收益倒挂,业务占比已大大降低。只是彼时赵伟平没想到调整会这么快到来。


“杯具第一股”德力股份,同样对游戏、影视、互联网类等热门题材情有独钟。


2014年开始,德力股份玻璃器皿主业出现明显滑坡,先后接触手游企业上海绿岸网络、网游公司北京武神世纪网络、广州创思科技发展、北京趣酷等谋划重组,但均以失败告终,频繁的尝试足以窥见彼时资本市场“追风”之气。


远在南方的银禧科技同样遭遇了发展瓶颈。其原有的主营业务为生产和销售电子电器行业的高分子类新材料改性塑料,行业发展比较平缓。2014年9月,银禧科技以增资方式参股兴科电子,开始孵化金属CNC加工业务,并在2016年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将其收购。在此期间,银禧科技还新增了3D打印等新材料业务。


2017年10月,银禧科技成立东莞银禧钴业有限公司。同年12月4日,银禧钴业宣布在刚果设立公司,准备寻找钴、铜等有色金属矿山项目,以钴金属材料为切入点进军锂电池材料领域。


艰难的2018


“出来混是要还的。”


随着监管对互联网金融的收紧,P2P网贷“雷潮”不断,熊猫金控也宿命难逃。


2018年8月,熊猫金控实际控制人赵伟平通过直播表示,公司旗下互金平台熊猫金库及银湖网出现挤兑及逾期问题,预计会在两年内完成兑付。


危机随即反映在业绩上。2018年半年报中,熊猫金控营收1.53亿元,同比下降29.79%;净利润302.88万元,同比下降67.66%。


实控人自曝“兑付危机”后,熊猫金控火速剥离旗下P2P熊猫金库,将所持有的熊猫金库运营主体湖南银港的70%股权转让给赵伟平。


“这表明熊猫金控的互金转型是失败的。”1月25日,有广东地区的投资人士直言,“互联网金融不像实业那么扎实,来得快去得也快,金融基因缺失的短板几乎是所有跨界企业遇到的拦路虎,他们不得不面对金融业务运作、投融资策划、风控等经验的缺失。”


那么,不做“追风少年”就能避开雷区吗?


专注实业的银禧科技用业绩回答:不一定。“躲过了行业的雷,躲不过标的的雷”。


2018年12月24日,银禧科技公告全年预亏,归属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亿至7亿元,同比大幅下滑283%至420%。两天后,银禧科技对业绩公告进行修正,预亏5.95亿—6亿,最低亏损额比之前增加近2亿。


这是银禧科技自2011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主要是对此前收购兴科电子形成的4.9亿商誉全额计提减值准备。兴科电子所属的手机行业自2017年开始走下坡路,去年整体出货量同比出现下降。


同样是在2018年业绩预告中,银禧科技称,刚果金的3000金属吨钴冶炼项目尚处投资期,前期费用较多,减少了公司盈利。


对于外界认为的跨界,银禧科技董秘郑桂华并不认同。


“公司是做高分子材料-改性塑料出身,要持续发展除了扩大产能,就要开发新产品。部分人认为公司投资+并购兴科电子科技,以及在刚果金新建钴资源项目是跨界,其实是公司围绕高分子材料的宽幅延伸,增加了金属材料加工、新能源汽车材料锂电池材料钴制品的制造,公司高分子材料的身份没有变。涉及的3D打印、新能源材料行业都是代表未来的方向,并非是‘一时兴起、蹭热点’。”郑桂华坦言,实体项目的建设需要时间,制造业的转型调整没有办法很快。


但资本不等人。2018年9月,由于股价下行,银禧科技控股股东质押的股票出现平仓被动减持。“那段时间大股东比较困难,但这是A股市场的整体行情。债权人也有压力,股价下跌不得不平仓。”


郑桂华说,“其实质押风险还算好,主要是控股股东面临的。上市公司还是健康运行的,对上市公司来说,更大压力来自其他三个方面。”


“首先是中美贸易摩擦,虽然对公司没有直接影响,但对下游出口企业会有压力,传导到了上市公司。与此同时,环保督查、去产能政策导致原材料价格上涨,对公司利润影响很大。另外就是去杠杆政策带来的融资成本上升。”


要不要跨界?


实际上,随着监管的日趋严格,通过跨界并购实现转型并非像当初那般容易。而经过2018年的资本寒冬,越来越多的企业家认识到,或许逆境之中“坚持主业”,才能更好抵御风险。


“之所以能保持现金流稳定,就是因为公司专注主营业务,几乎没有投其他的投资项目。十多年下来,我们没有去做金融,兼并重组也是围绕产业链进行,没有纯资本化的运作。”一位药机制造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隔行如隔山,我们转向金属材料都会感到压力,遑论完全跨行业呢。尽管都是新材料,但其实也有很多细分客户,新产品的开发,意味着下游客户的变化,像电子、汽车行业的下游新客户都是经过几年时间才慢慢培育起来的。再比如3D打印,原本有两个项目同时进行的,一是3D打印材料的研发制造,一是3D互联网平台业务,后来发现互联网业务没有到预期效果,强项还是在3D打印材料的实业上。”郑桂华说。


不过,跨行业并非带有原罪。


德力股份的高管透露,“当初转型选择游戏、传媒并非为了炒作。主要考虑到主业为现金流不好的重资产行业,但游戏、传媒却正好相反,属于轻资产和现金流好的领域,加之后二者发展与经济周期关联度不高,在主业天花板明显的情况下,公司才决定进行尝试。”


但是,已经迈出关键一步的熊猫金控,显然已不愿再回归老本行。


2018年11月,熊猫金控再次抛出一项并购案,决定收购新三板挂牌公司欧贝黎55%的股权,涉足新能源领域。可惜时隔两个月,收到问询函后的熊猫金控最终宣告收购告吹。未来的转型之路将要如何去走,恐怕还需要赵伟平细细思量。



相关文章